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智慧创作  >> 查看详情

荣鸿琪:咏“西行者”(外一首)

来源: 智慧四川天天播报  日期:2022-01-10 19:13:47  点击:93 
分享:
西行者

唱出了《走西口》的难,
量过了戈壁滩的宽,
探明了长江、黄河的源,
登上了青藏高原的山。

张骞开拓“丝绸路”,
苏武牧羊持节还,
“马踏飞燕”卫青勇,
玄装取经出长安。

抗日“西迁”卢作孚,
还有“申新”汉入陕;
西部放歌“南泥湾”,
“好人好马”上三线。

……
“坚毅”、“勇敢”、“点赞”,
代代西行者相传!

……
“一江春水向东流”。
“黄河远上白云间”。
家父荣泉源等荣氏民族工业企业员工244人1938年秋由汉入陕“西迁”建厂,是中华民族在抗日战争中,冒着敌人的炮火“西行者”。此为1988年在“长乐源”老厂中重逢合影照
    家父荣泉源与1938年秋由汉迁陕申新纱厂老同志(及其子女)1988年在陕西宝鸡市斗鸡台某照像馆内合影。(共12人。前排左起:陈月娥,王玉枝,张培颖,荣泉源,蔡匡一,陈月仙;后排左起:荣鸿群,张秀云,荣鸿宝,龚正,龚大庆,黄永娟)。荣泉源系江苏省无锡市荣巷人,1910年12月23日生于故乡,曾就读于“荣氏家族办之无锡公益工商中学”;1926年3月16日进入“申新一厂(在上海)”,当保全练习生。1934年奉派至湖北武汉的“申新四厂”任该厂保全部职员;1938年9月21日奉派押车入陕(共有17节车厢的双机头火车,历经10天10夜;经晋、豫、陕三省交界处时,白天躲入山洞,夜12点乘夜幕闯过日本侵略者在三省交界“风陵渡”的炮火封锁,过了潼关)。车上有张培颖(即家母)、黄家肇,项启贤夫妇(即黄永娟之父母)、陈全寿夫妇、李远发、王望姑夫妇。蔡匡一亦是“西迁”之押车员。申新四厂、福新五厂在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奉命西迁,共分20批次,走旱路(火车);与卢作孚指挥的“民生公司”轮船走长江水路西迁入川渝共同组成了中国历史上有名的“宜昌大撤退”,在国际上被誉为中国“敦克尔刻大撤退”。此举保存了部分中华民族工业企业之实力,为中华民族开展“持久战”直至获胜打下了基础;这批西迁企业在后来的中国西北、西南地区的工业建设中都成为“老厂”,为当地工业发展、壮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1988年秋,“申新纱厂”为纪念其内迁入陕50周年,邀请已于1956年秋调至西安陕棉十厂之荣泉源以厂老领导(任过副厂长)身份回“老厂”聚会,并与一些老同志合影。此时荣泉源已78岁,他十分欣慰、愉快。在其历经坎坷的人生中,这种欢喜的面容在其留影中并不多见。
   1938年,“申新纱厂”西迁是在宋美龄支持下,由李国伟(申新四厂厂主、荣德生之长婿)主持的抗日义举。现该厂遗址已被列入“国家文物遗址”永久保护并对海内外公开展出。荣泉源之子、女中有2人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响应中国共产党号召,分别从北京、西安大城市参加祖国“三线”建设,均做出了应的贡献,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现荣泉源等人已逝世。
秦岭一条线

秦岭一条线,
南吃米来北吃面;
北是关中帝王州,
南有天府赛江南。

秦岭一条线,
古今多诗篇。
骊山久演《长恨歌》,
华人皆知《蜀道难》。

秦岭一条线,
“龙脉”加金山。
“高铁”贯通空运繁,
西部开发史无前。

秦岭一条线,
处处是家园。
先辈“西迁”离海远,
“云横秦岭”、我入川。

老友来访喜相逢,
他乡故知思万千。
落叶归根、回头难。
何况山外还有山。
2017年夏,与西安市三十三中老同学重逢、共游于川、鄂两地
    2017年6月初,在我由陕入川谋生37年后,曾在陕西西安(小学、初中、高中)同窗、发小6位同学来德阳游,我喜出望外;后又过长江三峡同往湖北黄石、恩施、武汉游。留下了极为愉快的回忆。这6位同学中有4位都是和家父母一样西行入陕老同志之后代,在西部地、市落户生根。分别来自江南中南几省,后皆在西北生根。

    
 

 

相关创作

    暂无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