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智慧创作  >> 查看详情

涂朝晖:又闻塘边捣衣声

来源: 智慧四川天天播报  日期:2022-01-12 18:12:17  点击:28 
分享:

涂朝晖 (四川广安)

  清澈的月光宛如一层薄纱倾泄而下,散发出醉人的光芒,淡淡地照着窗外的大石坝、大石坝旁边的池塘、小树林、庄稼地、通向塘边的羊肠小道……多么熟悉的场景!我仿佛看见母亲端着一盆衣服,向塘边走去。

  老家池塘就在村子后面的大石坝旁边,全生产队最高的山丘上。池塘很宽大,储水也很丰富,几乎从来都没干涸过,是农业学大寨时,全生产队人用了好几年时间人工挖掘而成。它不仅是全生产队唯一的储水灌溉设施,也是人们洗涤的唯一去处。

  池塘三面都被大石坝延伸出来的大石头环绕。这些大石头坡度不大,而且都很光洁,恰似一块天然的巨大洗衣板,所以在天晴的日子特别是农闲季节,到池塘里洗衣服、洗红苕、淘猪草、淘咸菜……的人络绎不绝。

  从老家去池塘,得爬大石坝旁边十分陡峭的石梯,路程也有一些远,所以每次去池塘洗衣服,母亲就尽可能地多带一些去,甚至有时候用背篼背一大背。母亲的手很灵活,动作很麻利,衣服洗得又快又干净。我总是悄悄地学母亲,却怎么也赶不上她的速度。

  那时,劳累与困苦是束在老家人肩上的两条绳索。农忙季节,当晨曦还未明媚,母亲就带领我们拿着镰刀走向小山坡,在金黄的稻田里收割填饱肚子的希望。当晚风赶走了夏季的狂热,飞倦的小鸟已经归巢,伴着蛙声,母亲才收拾好农具走回暮色苍茫的村庄。来不及歇息,来不及做晚饭,趁着如银的月光,母亲走向塘边搓揉日子的补丁,用洗衣棒捶打苦涩的岁月、塘边的孤寂与荒凉。饥饿的月光,点燃我们在晒谷场归家的念想,“嘭嘭嘭”的打谷声与塘边的捣衣声,演绎着困苦的酬唱。

  枯水季节特别是遇到干旱,池塘的洗衣水就是全村人救命的稻草。它如乳汁一般,通过小渠,源源不断地流进村庄,流进枯竭的老水井,流进我们干渴的心田。

  在塘边,母亲被春雨淋湿过,夏日暴晒过,秋风刮凉过,冬霜亲吻过,可捣衣声却从未间断。母亲为我们洗涤昨日的阴霾,哪怕是寒冬腊月,大雪纷飞,她也要用冻得通红的双手,与冷酷的现实搏击,洗出光光鲜鲜的希望。

  后来,病魔找上门,母亲灵巧的双手变成了两截僵硬的枯枝。背着衣服,她两手着地,一步一步爬到了塘边。母亲的病痛撕裂了日子,捣衣声在塘边痛苦地呻吟。

  终于,塘边恢复了寂静,捣衣声不再响起。母亲的最后一丝微笑,碎成了坟前一堆哭泣的纸花。

  如今,塘边通向母亲坟墓的那条羊肠小道,还闪烁着母亲汗珠的光芒,捣衣声似乎再次响起。我确信,母亲并未走远,她仅仅是放下一生的劳累,在豪华的坟茔里歇脚。这不,昨晚她还在我梦里微笑。

   【作者简介:涂朝晖 ,笔名灰姑娘,英语高级教师,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、诗歌学会会员,公开出版散文集《艾叶飘香》,著有中长篇小说《皓月星辰》,长篇小说《桃李芳菲》已完成12万字;《刘思树冒死拍照》《竹编》等近10篇文章入选《学生语文素养核心读本》;《蒲公英》《向日葵》分别获得2020年广安市儿歌大赛一、三等奖,分别获2018年《中国乡村》《齐鲁文学》年选作品大赛三等奖。】


 

相关创作

    暂无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