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智慧人生  >> 查看详情

退而不休 无私奉献 潜心著述耀初心——成都市龙泉驿区老科协王朝忠编撰《汉字源流字典》出版发行

来源: 智慧四川天天播报  日期: 点击:37 
分享:

 

   近日,成都市龙泉驿区老科协举行会员王朝忠编著《汉字源流字典》出版发行赠送仪式,赠送仪式上,王朝忠将自己的《汉字源流字典》分别赠送给市、区老科协和区委老干局。

   王朝忠编撰的《汉字源流字典》,于2021年6月由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发行。这是一位85岁高龄的老共产党员、老科技工作者向党的百年华诞奉献的一份厚礼,也是为传承中华文化,向广大热爱汉字、学习汉字、研究汉字的学习者奉送的福音。

   汉字,是比熊猫更值得珍惜的国宝,也是比世界七大奇迹的万里长城更辉煌的存在,同时,比造纸术、指南针、火药、印刷术、四大发明更伟大的创造。

   汉字,刚刚被创造,即惊天动地。《淮南子》载有:“仓颉作书,天雨粟,鬼夜哭。”意思是说,上天得知仓颉造出汉字之后,特别高兴,马上像下雨一样,把粮食洒给国人。为什么?因为上天认为能造出文字的先民,实在太聪慧,不能不发这样大大的红包给予奖励。一向作恶的魑魅魍魉,见到汉字之后,便彻夜哀嚎。为什么?因为它们认识到,人们掌握了汉字之后,便会把自己的认识、经验、技能、向美向善的追求以及理性的思考记录下来广布四方,泽披千秋万代,它们的鬼域伎俩便无法施展。因此说,汉字**居功至伟!

    跟汉字几乎同时被创造出来的,世界上还有古埃及象形文字,两河流域苏美尔文字,美州的玛雅文字,以及古印度的印章文字。但是除了汉字,其他文字早早就夭折了,失传了,湮没了,现在几乎无人能识读,无人在使用,唯有汉字历经四、五千年的风风雨雨,至今仍然健朗地活跃在世人的生活之中。即便西人专为拉丁字母所发明的电脑,汉字也能与时俱进的,自由自在地穿行其间,任意地传输信息,贮存文档。不仅如此,人们还讶异地发现,汉字居然非常经济。联合国大会所发布的内容完全相同的文件,汉语言文字的那本,最薄!

   汉字如此,作为中国人不能不认真学习,不能不精心研究,不能不奋力传承。如此学习,研究,传承之后,才会对古圣先贤的聪慧更加崇拜,对汉字所传送的中华文化才会更加自信,也才能把汉字所蕴涵的宝贵财富更充分地挖掘出来,从而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添加永不枯竭的动力,同时,也就为自己是华夏子孙,更感骄傲。

   王朝忠同志,可以说在学习、研究,传承汉字上为我们树立了榜样。几十年来,他凭一己之力,从六万多汉字单字中遴选出一千三百多个常用字基础字,他称之为“母字”,逐一作了认真的辨析、科学的阐释、编纂成一百三十万字的《汉字源流字典》,填补国内实用工具书的缺项,其功不可小视。

   王朝忠生于1936年,1960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。毕业后,听从国家安排,从事了非他专长的国家无线电事业的建设和发展,直至退休。退休后,他重拾夙愿,潜心于汉语言文字的研究。历经十年,2006年,他与其子王文学合作编纂了《汉字形义演释字典》。此书获得广泛好评,被学习研究汉字的人们奉为良师益友。2019年该字典还荣获四川省第二届出版·图书奖一等奖。今年出版的《汉字源流字典》初看,今认为是《汉字形义演释字典》的扩容,细读会发现他把更多的深刻思考、更缜密的分析,更精准的判断注入其中,并呈现出与同类辞书不同的特色。他对每个字的本义,不作过多的纠缠,直接从造字之初的甲骨文、金文的字形入手,从而觅得先民的初心,以及造字最初赋予其中的本义。对于汉字一字多音,一字多义这一最令学习者伤透脑筋的难题,王朝忠不回避,直接面对,从容不迫地对每一个字的引申义,比喻义,假借后的转义,一一进行疏理,然后对字义所衍生的关节点,用图示方法予以展现,虽然没有更多文字说明,却能让人一目了然。该字典引用了大量古代经典文字,据说有三万余条。为了现代读者方便,对每一文字,均不厌其烦地用白话文作对译,既精准,又明白畅晓,还不避俗话,熟话,很接地气,可以说为了中华文化的传承,真真是殚精竭虑啊!

   在本字典出版之前的2021年,王朝忠同志还出版发行了一部全面系统,贯通古今的汉语语法专著——《汉话古今基本语法手册》,收入汉语古今基本语法单位及相关条目1100余多。如此醉心于汉语言文字的长者,他的付出难以想象。他虽然不像一般人那样颐养天年,却不要误以为他是个专啃古籍的“老书虫”。他的炽烈的家国情怀,不亚于一切有历史担当的所有仁人志士。在现实生活中,他非常关注关心社会的发展和进步,经常深入基层开展调研,多次向市、区政府提供有参考价值的建言献策。其中很多都被采纳,因此多次被市、区老科协评为先进志愿服务者。

   也许该字典同其他辞书、专著一样会有疏漏,有的说词会有争议之处,但勿庸置疑地是他把汉字的学习、研究、传承推向一个新的高度。因此,说他的这本字典,是“为天地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世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壮举,绝非谀美之辞。(龙泉驿区老科协)


 

相关人生

    暂无信息